全部商品分类
食品保健类

中老年保健品 男性保健品 女性保健品 基础保健 传统滋补 母婴用品

家庭护理类

家庭护理

康复器械类

康复器械

健康理疗类

理疗用品

仪器检测类

检测仪器

日常生活类

日常生活

休闲娱乐类

休闲娱乐

专业服务类

专业服务

新建大客流地铁站拟设“母婴室”
中国健康服务网-中国健康服务网 / 2015-12-04

 

  在儿研所的母婴室外,有男士在等待“母乳妈妈”摄影/本报记者 黄亮

  近日,一名博主发布的“地铁哺乳”照片引发了网络热议。事发后那位被拍的妈妈表示,在地铁上哺乳确实是无奈之举。也有母乳妈妈表示,因为没地方,经常会出现乳汁湿透衣服的尴尬事件,大多数情况下,不得不选择卫生间挤奶甚至喂奶。北青报记者探访医院、商场、公交地铁等场所发现,儿科医院、商场等婴童密集的地方基本上已经有哺乳室了,但是仍存在人多地少、哺乳需排队,母婴室被占用、有男士出入等情况。

  目前,公交、地铁等人流量大的公共交通工具或者交通枢纽哺乳空间仍较少。从今日开始,新修编的《城市轨道交通无障碍设施设计规程》将公开征求意见,今后新建的客流量较大的地铁站将设置“母婴室”,一般车站在无障碍厕所内设置“母婴功能设施”。这一新规的出台,将解决妈妈们无奈当众哺乳的尴尬。

  新规

  新建大客流地铁站 将设母婴室

  今日起,新修编的《城市轨道交通无障碍设施设计规程》将在北京市规划委官方网站公开征求意见。按照《规程》,今后新建的客流量较大的车站将设置“母婴室”,一般车站在无障碍厕所内设置“母婴功能设施”。市规划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新《规程》适用于本市所有新建地铁线路,一些改建和扩建的车站无障碍设计也将按照新规执行。

  随着本市老龄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以及婴幼儿随父母乘坐轨道交通等需求持续增加的情况,对轨道交通无障碍设施提出了更加精细化、人性化的设计要求。根据《规程》,客流量较大的换乘车站将设置“母婴室”,一般车站在无障碍厕所内设置“母婴功能设施”。

  考虑到母婴室的使用群体一般会携带较多物品,开启与使用中需要协助等情况,新《规程》要求母婴室的门宜采用自动推拉门,门外应设关启信息显示装置;母婴功能设施应包括婴儿尿布台,便于哺乳休息的座椅;母婴室门外侧应增加视频监控等装置,并与车站控制室联网,便于车站工作人员协助与呼应。  文/本报记者 董鑫

  讲述

  地铁哺乳照当事母亲

  我不愿意让孩子在厕所“吃饭”

  昨天,地铁哺乳照当事人杨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尽管地铁哺乳事件已经过去几天了,但她自己觉得非常委屈。

  杨女士说,自己的小女儿才三个月,加上天气冷,很少带出门。在有限的出门时间内,也经常会出现找不到哺乳室的地方。杨女士说,事件发生后,也有人说为什么不在厕所喂奶,自己觉得很无奈。“地铁的厕所经常处于通风的地方,很冷,而且没有坐的地方,喂奶真的不方便。最主要的是厕所的味道很大,大人都不会在厕所里吃饭,怎么能让宝宝在厕所里吃饭呢?”

  杨女士说,地铁事件给自己的影响很大,但母乳是最好的,自己并不想因为这件事给孩子断奶。“以后我会考虑买哺乳巾,但我也希望大家对公共场所哺乳多一点理解。”

  母乳妈妈

  到处找不到挤奶场所

  对于在公共场所找不到母婴室的尴尬,一位母乳妈妈刘女士对此感触颇深。她告诉北青报记者,她的宝宝已经20多个月大,一直坚持母乳喂养,但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无数的困难。比如在路上,公共交通工具上基本没有喂奶的空间;因为工作的原因去了其他单位,大多数单位也没有哺乳室,只能借用别人的办公室。在外面,由于哺乳室难觅,一些妈妈不得不去卫生间挤奶。

  这位妈妈介绍,此前自己去西苑早市买东西,因为时间稍长,乳房涨奶,但四处也无法找到吸奶的地方,最后母乳透过溢乳垫湿透了衣服。“也经常存在我拿着背奶包,但是一路上都找不到哺乳室挤奶,最后再急急忙忙回家让孩子吃,或者挤奶的情况。”还有一次,因为找不到哺乳室,她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但也无法为她提供挤奶空间,最后不得已仍然在卫生间进行。而带孩子去公园等场所,也很难找到哺乳室的身影,只能露天喂奶了。

  此外,也有母乳妈妈反映,有的地方即使有哺乳室,但存在标识不清或者被占用的问题,有的甚至是内部员工都不知道是不是有哺乳室。比如经常出入的商场,之前不知道有哺乳室,但偶然发现之后,才开始使用。

  探访

  现有母婴室遭遇诸多尴尬

  地点:儿童医院

  男士家长出入哺乳室

  在北京儿童医院门诊楼的每层楼内,都在固定位置辟有一个专门的哺乳室,指示也较清晰。哺乳室里边有两个并排的座椅、一个洗手池和一个婴儿打理台,并有保洁人员随时进去打扫。

  北青报记者看到,哺乳室面积大概为三四平方米,每次最多只能让两位妈妈使用。在二层的哺乳室里,两名家长在打理台上给婴儿换尿布,另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只能在门外等她们整理好后,才能进去哺乳。

  此外,儿童医院的每个哺乳室门口都挂着写有“哺乳中”的提示牌,门上也明确写着“哺乳间男士家长止步”。不过,北青报记者发现,哺乳室无法从内部锁上,只要轻推门便可进入。

  在三层的哺乳室,北青报记者正准备推门进去时,听到有人提醒,“等一下,里面有人”,没过两分钟一位男士家长拿着孩子的纸尿布走了出来。随后,北青报记者来到四层的哺乳室,同样看到一位男士家长在里面给孩子换尿布。

  地点:儿研所

  使用哺乳室有时需排队

  首都儿研所的一至四层都设有单独的哺乳室,哺乳室用一道粉色的帘子遮挡,拉开便可进入。整个哺乳室的面积为三平方米左右,里面有两张座椅和一张桌子。如果给孩子换完尿布需要洗手或者扔赃物,家长只能再去一趟洗手间。

  在二层的哺乳室内,北青报记者看到桌子上堆满了物品,一位奶奶坐在座椅上抱着孩子,妈妈半蹲着给婴儿换尿布。旁边还有另一位妈妈坐在椅子上哺乳,整个哺乳室几乎没有转身的地方。急诊室的一位年轻妈妈告诉北青报记者,由于医院的小孩很多,有时候要等一阵哺乳室才有位置,“我一般还是会找个通道或者没人的地方,蹲会儿给孩子喂奶”。

  此外,北青报记者在探访中发现,尽管医院内有清晰的哺乳室标志,但很多家长并不知道医院有哺乳室。记者在门诊大厅随机问了6位年轻妈妈,只有一位年轻妈妈表示,“二层好像有一个”。

  地点:北京南站

  使用时需找工作人员开门

  在北京南站爱心服务区内,专门设有一间母婴哺乳室,四周使用磨砂玻璃遮挡,没有屋顶,房门上明确写着“母婴哺乳室,男士止步”。

  昨日上午10点,北青报记者来到爱心服务区内,发现母婴哺乳室房门上了锁,无法直接推门进入。服务区内的一位工作人员主动过来询问是否需要使用,随后,该工作人员从旁边的报架上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北青报记者看到,这间母婴室面积有7平方米左右,母婴室内设有一张铺有床褥的木质婴儿床、双人沙发、一个垃圾桶和一张小圆桌,桌上摆着花束装饰,整体看起来比较温馨,但没有洗手池等设备。

  爱心服务区内的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平时母婴室会上锁,但只要有需要,我们会随时打开”。

  地点:百盛购物中心

  没有哺乳室相关标志

  北青报记者在探访中发现,商场里设立的母婴室一般较为宽敞,设施也比较完备,但部分商场没有设立指示标牌,也没有哺乳室的相关标志。

  复兴门地铁站附近的百盛购物中心内,一层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表示,8层有一间母婴室,位于VVIP(白金卡会员中心)房间内。北青报记者发现,电梯口贴出的楼层信息里,并没有任何母婴室的标识,8层的楼层信息为“家电、文具、美容中心和白金卡会员中心”。

  北青报记者来到8层后,也没有看到任何母婴室的标识。当记者询问一位工作人员母婴室的位置时,她很意外,“这层有母婴室?”随后,北青报记者按照标识找到白金卡会员中心,工作人员领着记者来到堆着几个大箱子的通道,通道后便是母婴室。

  这间母婴室面积有七八平方米,看起来很宽敞温馨,里面设有一个单人沙发和婴儿打理台,并有洗手池等设备,门也可以从内部锁上,私密性较高。

  地点:华堂商场

  母婴室宽敞温馨标志明显

  北四环华堂商场的母婴室可以用“豪华”来形容,并且设有明确的母婴室标志。北青报记者看到,扶手电梯旁边设有显示楼层信息的告示牌,“婴儿休息室”就在第三层。

  这间母婴室不仅非常大,设备也很齐全。里面设有三张整洁的婴儿床、一张大沙发、婴儿打理台,还有盥洗池、微波炉、饮水机、空气净化器等。另外还设立了两个独立的哺乳小间,中间还有隔断。

  “华堂商场的母婴室最好,安静,有洗手水池、消毒设备,还有小床,除了喂奶还可以休息。”家住太阳宫附近的一位年轻妈妈王女士说,“很多商场里所谓母婴室就是洗手间多个台子换尿布,哺乳室很少。”

  王女士表示,她在公共场所用过的母婴室中,条件较好的除了华堂商场,还有首都国际机场,母婴室内设有一个婴儿打理台,也有单人沙发和洗手池。

  困局

  为何现有公交地铁上难设

  现有地铁站难设哺乳室

  据了解,在客流量较大的地铁站,例如2号线的雍和宫站,5号线的东单东四站,1号线的复兴门与建国门等站,均无母婴室或相关设施。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地铁建设需要遵守涉及规范,在设计规范中哺乳室并不像设备用房一样是必备设施。那么在地铁建设时,就没有建设相关设施,后期再改造或者建设难度就非常大。北京地铁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地铁没有哺乳室,建好的地铁线路增设哺乳室会非常困难,主要制约于场地。但一些地铁新线设置了婴童尿布台,方便家长整理孩子尿布。如果一些乘客有紧急哺乳需求,可以联系站内工作人员求助。

  公交车上很难设置哺乳空间

  目前,北京公交车上也没有哺乳空间。北青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由于公交车空间小,流动快,部分公交线路非常拥挤,并不太方便设置哺乳帘。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郑州有个别公交线路设置哺乳帘,但这种方式较难用于北京的公交车上。因为北京很多公交线路非常拥挤,尤其是早晚高峰,设置哺乳帘很不现实。此外,由于不是大众需求,在所有线路设置也不现实。在所有线路设置很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在部分线路也可能存在闲置的问题。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母乳妈妈很难找到哺乳空间,一方面因为哺乳空间有限,另一方面也存在使用者知晓度低的原因。但很多母乳妈妈不掌握信息,使得一些本来建设好的哺乳室使用率较低。

  展望

  志愿者推动哺乳室逐步推广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北京主要有市总工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两家主要的机构在推动哺乳室的建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母爱10平方”活动咨询顾问房珉晖介绍,无论是新建的哺乳室,还是之前已有的,只要符合活动的相关条件,都可以加入到“母爱10平方”活动。虽然活动名称叫做“母爱10平方”,但无需一定达到10平方米,就是希望给母婴提供一个舒适的哺乳空间。

  房珉晖介绍,从硬件条件上看,需要一个整洁、安全的空间(进出方便,温度适宜),提供私密性保护(配备房门、帘子或隔断),一把高度较低、舒适的座椅,盥洗池或免洗洗手液。此外,不得张贴或放置婴幼儿配方奶或母乳代用品的相关广告和宣传物料。这些就是加入“母爱10平方”,为母乳妈妈提供公共哺乳空间的全部条件。

  如果是公司内部使用的母乳喂养室,那就多加一个安全适合的储存空间可以存放吸出来的母乳(如冰箱内的置物架),一个电源接口。“其实要求的条件很低,最主要的就是私密一点的空间。很多公共场所都有这样的条件,在推动过程中会发现,最主要的问题其实是认识不够,觉得没必要。”

  房珉晖介绍,“母爱10平方”活动采取了培训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而后由志愿者在当地推广的方式,在两年时间内,近百名志愿者推动近千家母乳喂养室加入了活动。